木桃的主子

相信爱与温柔才是改变世界的良药

死去的凶手

死去的凶手

警笛的声音打破了夜晚密不透风的宁静,警车上的警示灯在黑暗里不停的闪着红光,预示着危险和死亡。
警官接到举报电话第一时间赶到了案发现场。
下车死去看了看那具倒在地上的女尸,用手摸了摸她太阳穴上的伤口,空气中淡淡的弥散着血液迂腐的铁锈味。致她于死地的凶器就躺在她的右手边,被装进塑料袋里带回警局检验指纹,警官相信很快就能把真凶缉拿归案。
但他等不到那一天了,因为真正的凶手已经死了。
时间回到女人死去的前一个小时。凌晨四点的深夜很少有车辆经过。她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高速公路上,手上还拿着枪。不久前她才在夜店外的停车库里杀死了一个男人。
监控一定记录下了她杀人的全过程,她明白,自己是逃不掉的。晚风冷冷的吹过她的脸颊,让她冷静下来。
一阵猛烈的孤独像冷风一样钻进了她的心里。
她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,拨通了电话。握着手机的那只手抖的比杀人时颤抖的还要厉害。
电话终于拨通了,电话那头的人用慵懒又略带疑惑的语气打了声招呼,hello。
阔别多年的声音,温暖的让她想哭。她按捺住濒临崩溃的情绪,说了一句,晚安。几秒过后,电话那头只剩下电话挂断的声音。
深夜的高速公路上没人听到那声枪响。
电话那头的女人挂断了电话,被新婚丈夫叫回了卧室。丈夫问她发生了什么事,她如实以告,说有人打电话来对她说晚安。
丈夫笑着打趣道,不会是你的旧情人吧。
“是个神经病,不用在意。”边说边钻进了温暖的被子里。
对她来说这只是又一个普通的晚上而已,没有什么不同。

评论

热度(1)